高七師 傳統文化
全國客服電話
400-601-1727

私人语言论证第十讲:对话和灵感---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二维码 36

文字视频人物说明:


李眈,早期跟随高老师学习传统文化,北京大学哲学博士(西方哲学)。2016年应高老师邀请,用九天的时间来交流讲述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同时视频中还有高老师从焦点解决视角的分析和两个人精彩的讨论。这是高老师的私教内容,我们现在有机会学习了。


高德明,北京大学哲学系佛教研究中心净土思想项目负责人,焦点解决实践导师。


注意:本系列文章请勿转载。

维特根斯坦的私人语言论证

第十讲:对话和灵感  (私人语言论证视频0008.mts-0009.mts


高老师:你讲完这个之后,如果在这个录音之上,再学一遍,你建议怎么学好?


李耽:再学一遍,我给出一个目录,就是第几节到第几节讲的是什么。我这次讲的其实有一点属于按照研究生等级的那种课程去讲的,因为第一我们不是一段一段、一节一节这样去讲。第二我们是采用了好几个阐释,这好几个阐释其实不是完全互相能够平衡的,我没有一直只使用一个阐释,让它能够整体平衡。我觉得那样会丧失好多看它这里面的复杂性,所以使了好几个。


但是我们主要是把这里面大致的,大家都同意的,他说的那个话题我们说了,其实还有好多细节例子没有讲,那些东西其实挺好的,细节和例子很多。所以最主要的是讲,它里面讨论的话题,那个话题里面最关键的那个点,然后我们找了最关键的几段。实际看的话,我今天晚上写一个目录,第几节到第几节,分别是什么对应哪个话题,我再给出来几个作者的书,我记得我引的这个作者,还是有两三个人的书,还有台湾有翻译本。


基本上这样讲完之后也差不多了。用韩老师(翰林合老师)那个译本,韩老师那个译本我们这样讲完看,不会把它读差。每一个阶段它大概是想要讲的什么东西,这个都会是很清楚的。我是觉得维特根斯坦的思维有让人痛苦的地方,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一种修行,它的有一些思路,说实话没有很大的深入细节也是这个地方。我觉得他的思维有一些地方讲起来就是让人有痛苦,不是本身哲学上论证的痛苦,他弄的那个点、那个地方真的是太坚固的一种想法,很难去掉。你实际上去想这个情景,你发现这也太难想了。他让你取消的那个部分,你逻辑上觉得能取消,但是他说然后让你去想,非常难受。


我觉得这里面是有一些意思,所以我们用的一个阐释说他自己也在挣扎。三种声音对于这种挣扎,到最后不给出来一个结论性的决定,不让你安静。让你处在悬置的状态,他设计的这种装置,这种装置本身就有点焦虑性。


所以我们这个强度,我们第一次、第二次把T理论(Tractatus Logico-Philosophicus,逻辑哲学论)其实已经讲完了,T理论其实不太用再去看了,基本里面的要点,想反驳的什么都有。我们第三次讲它和T理论差别,其实那天我们混进去的内容很多。也是因为那样之后,我们才能直接开始讲哲学研究。然后哲学研究里面我认为最有意义的一个是1到64节,64节到128节开始去里面辩驳很多佛雷格,这个我不建议,因为里面没有一些逻辑的东西,并不真正的相干。


但是这个讨论规格悖论的时候,我们是使用了克里普克的陈述,但是维特根斯坦,由于规格悖论其实很难,维特根斯坦是用了4到5个例子,而且每个例子都绵延十几节。但是由于太细了,他做的那个,不像克里普克的那个完整,所以我没有讨论他那里边,但是很推荐去看从129节一直到243节。


从243节也就是今天我们讨论的,到260多节是所谓的私人语言的核心部分。但是其实一直到315节都是讨论私人语言,它还会有好多个角度、好多个细节,因为这个很难拓,私人语言其实想法极难拓。300多节之后开始是我们讲的意向性,意向性本身是花了两次去讲,所以这个训练反而应该是我们今天讲的在这,所以应该是这个顺序。


我们今天晚上会做出来一个更细的目录,大概十几节就算一个小节。因为维特根斯坦我还是觉得,因为我自己就会再去看,真的是有东西,真的是值得再去不停地细看,我自己也是在学这个的时候,我找的论文上让我看那几节,我多看一下他标出来那几节上下的两节,我都开始觉得还是可以有别的想法。所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又有很多发现的一个地方。


高老师有时候能发现他这里能激发出自己的语言。


李耽:对,最关键的是这,能够激发自己的很多想法。我觉得这个中心还是能感受到的。他就是要无内,最关键他就是无内,他对内在强调一定要去破,然后就是脱钩,各种脱钩。到最后能够把明明是脱钩的,但是我们以为它不是脱钩的,那是在于训练。


高老师:否则这个直接的因果关系,但不能说没有关系,基本上是这个思路。


李耽:对,肯定是这样。所以他这个正向,如果他再去正向发展,就可以发展出来很多训练和后来的使用。如果你去发展他的背景学,等于说你就完全可以发展出来很多种。就是训练和后来的用法究竟什么关系,这个可以出来很多种。


高老师:实际上我发现从某个高度来讲,这是一些事件的循环。在一个高度上,大家表述的方式不同,但是深度差不多。没有说谁比谁更深一些,可能角度也不同。但是怎么应用训练,怎么变成自己的东西,或者应用自己领域,或者怎么练习其实是比较重要。


李耽:这个是重要,但是这个刚好也是怎么说呢。


高老师:最大的背景,最大的人生经验还是家庭。


李耽:对,家庭是一个。但是只要不在家庭的时候,它外面那个权威,我很有印象。部林那一次说钢琴,“老师说钢琴必须要按谱子弹”,那个非常显示出来她很快就被植入了权威,什么样才算怎么样的标准。所以训练里面不光是家庭,还有直接在外面的,被当做权威人物,服从命令的那个人物,可以是老师、可以是谁小时候,那个东西,当然那个也可以算作家长权威的一个延伸。


高老师:比如说打个比方,可能我们以后,比如说还有一些人比较感兴趣,可能我事先把这个录音整理好,让他们自己听一下录音,听一下录音然后看那本书去学,大家在一起讨论,你觉得这个模式怎么样?


李耽:这个模式当然是可以。


高老师:我觉得你讲得已经很明白了。


李耽:我真心觉得我讲的这个,得需要那个人听得特别认真,而且比较感兴趣,我觉得是。


高老师:找几人拿这两节试一试,看看听得怎么样。


李耽:我试图把里面的思想还有这个主意,大致的还有论证的步骤给试图说明白,但是因为老师您很聪明,其他人能不能听明白,我真是不清楚。


高老师:我觉得T理论之前铺垫很明白,之前靶子不给他讲清楚,就不一定不支持。


李耽:实际上这是我觉得好多人们其它领域用维特根斯坦没用好,或者理解错,或者把它变便宜了很大的一个原因。


高老师:对,没有按照他的脉络来,给割裂了。


李耽:对,就是他们经常这样,维特根斯坦说了什么。然后我一看他接下来说的东西,那你还是没真从他那得到启发,特别明显,好多东西都能看出来。原因就是他只看一些他的一点点结论和别人说的一些东西。


高老师:如果把维特根斯坦这个变成规律来学那就不对了,其实它还是个悖论。另外要学他的东西,我们的思路在哪,我们是按照他的脉络来学的,他这个脉络就相当与他的生活哲学。如果你要是单独拿出来他的一段来说的话,这种掐断来说,那跟说他的无意义是一样的,离开了社会背景就没有意义。但是有些人有用,也允许他们有用,因为他们把它作为一种误读,拿这个架子读的自己的思想。


李耽:对,他只要误读读出来有生产性,完全可以。


高老师:所以理论来讲,应该就是两种。一是真正放到他的脉络中学,他到底讲了什么。另一种拿他当成一个思维方法,激发自己的一些想法,可能后者更多一些,对一般的人。


李耽:对,更多的人就是直接这样。看着这个就随便拿过来,翻到哪一节,觉得这个有意思,然后就想一想,我觉得这么也挺好的。但是需要你自己真的先有另外一个东西,比如说你自己先有一个关切的那个问题,比如说心理治疗或者什么,你自己已经那边有一个东西了,但可能有一些点,觉得过不去,然后你可以这样拿它作为一个灵感激发器。然后就去看,这个安全挺好的,无可厚非。我们这一次试图这样把它里面尽量的基本的这种思路,他的这个路(脉络)给看出来,以后就是把它来做灵感启发器的时候,也大概知道。


高老师:大概这个脉络。


李耽:对,也大概知道,他(应用)这其实想和我讲的,激发到我不太一样,但这无所谓,我从这里受到了什么启发,能够认出来他想做什么和自己看到什么,这个也挺对。我是觉得维特根斯坦真的和其他哲学家不一样,他这个所谓的治疗性有一点点那个意思。我自己看,说实话我也是觉得让我看这个看多了我心里烦,因为我觉得他破的一些直觉太多了,他破的那些我以为的正常的直觉太多了,实际上给人一种恐慌感。


高老师:很难去接受。


李耽:对,而且一旦觉得说,你把这个破完了,我还有什么抓手,我都没法开始想东西了,这是最大的一个感受。


高老师:就不能往深了想。


李耽:对,所以女学者们,她读的T理论,她就说你们一般的人胆小,有一种要大胆的,决断性的去读,她说要真正的大胆,就像维特根斯坦说无意义。你就把它弄成真正的无意义,她就说那么读,完全大胆,大家都傻了,然后说我的天,真是够可以。不能往深里想,有一些恐惧感,我也是这样。


高老师:那一个大家虽然不认可,但是说得挺好,就是在生活中把这些做细了,皮肤上做,非常形象。基本语义学里有位科日布斯基(Alfred Korzybski,阿尔弗莱德·科日布斯基),我听这阶段觉得非常好。语义学他是这样,我们比如说喝茶,那茶就是茶,但是一般要抽象,这茶算是一种饮料,饮料再往上推就是食品,再往上推可能是生活资料,生活资料再往上推可能是社会需求。他说你离开了最基本的这两层以后,往上推的这种,你可以有无数推,但是越往上推,人们的争议就会越大。


李耽:对,因为你的证据就越来越不直接,会有好多条路。


高老师:科日布斯基说,因为脱离了最基本的语义,那些东西有意义但没有外延,所有没有外延都是容易产生人类争执,所有的战争都来源于这里。


李耽:这个就是佛雷格,佛雷格就是要这样规格。佛雷格认为说,所有的这个,比如说他给弄那个期待型的命题,他特别烦这一类的命题。他说你这个外延是哪,他就各种想,他到最后要把那个给内化去,外延就是说你必须要给出来外延,就是要给出来到底有什么样的对象落在这样一个范畴内,这就是只看外延。内涵式的命题,就是说你定义一个词,比如说自由,什么东西是具有自由这个性质。一个是等于把它当成性质看,另外一个是你要列举出来,什么东西落在自由这个范畴内,这样就是外延。如果外延的去化分,那落进去的都多了去了,你还没举完例子,我估计已经死了。


高老师:他(科日布斯基)认为当词汇越脱离最基本的,他说那个皮肤,可能就会出现越多模糊性的问题。


李耽:对,当然经验主义也是这种看法。


高老师:所以说把它的定位,经验主义,但他(科日布斯基)其实思考了13年,你看里面的逻辑关系,跟最基本的经验主义还是有差别的,不是那么太简单的经验主义。因为他不是从经验的角度,他是从词汇学、语义学的角度。


李耽:对,不过经验主义里面,洛克和休谟,维特根斯坦也属于经验主义,因为经验主义到最后的信条就是在于两个信条,第一个是我们能够有什么知识,关键是在于训练,因为我们出生之后我们都是白板,这是第一个,能够写上什么东西都是靠训练。第二个信念就是刚才罗素说的,个体的物体是最根本的,个体的心里面的印象是最根本的,所有的类次一个茬,这个是根本的。经验主义的基本,应该叫经典经验主义是最基本、最关键、最真实的东西是这个(拿起黑板擦),不一定是个体化的。


所以应该是好多词语应该是专名类,如果一个东西不是专名,你要用描述来确定它,放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的黑板擦。接下来这个是最真实的,接下来越往上就是类次,比如说这个黑板擦它是黑色的,这个时候它就叫做抽象化过程,然后就是开始把这一份个体和那一份个体(联系起来),有一个图像的联想,他就觉得这时候就有某种程度上扭曲了,就是最真实的、最好的应该是这个专名类。


高老师:这个可能就是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人们就反思这块。


李耽:人确实是爱宏大叙事。

高老师:有一个世界观,比如说物质世界,他是这样自然世界,他还有个不相关的就是我,我的肉体是一个世界。然后物质世界、自然世界,有描绘自然世界的语言,它好像有五个世界,还有一个我身边能够感觉到的,能够被我所看到的那个世界。他认为语言是一个世界,一定要把它俩挪到一起去。比如说我一定要物名和语言对应,他认为是不对应的,因为这个是变化的,绝对的事实会变化,但是语言没法变化,所以说这个对应不上。


但是你还要有各词类,打个比方中国女排,你只能现在叫中国女排,你原来也叫,但实际上中国女排已经变化了。他找个非常搞笑的方法,他说应该这样记,中国女排1983、中国女排1984。他认为是如果你要是应用,这样的应用才是合理的。


李耽:外延主义都会做出这个装置,外延主义都会这么做。


高老师:特别逗,但是它比较合理。人们说的时候明白这个意思,但是说的时候不会说中国女排1983。好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就可能把它俩合到一起,这个问题就出在这。治疗的话就是治疗这两点,并不是说真正的。


李耽:一般的其实外延主义这种,还真的是治疗型里面挺有用的外延主义,外延主义对于治疗型挺有用的。因为经常很多人,他那个烦恼,或者他心情差,或者我们经常说他听到这个词,他蹭一下火就起来了,他即使那时候理性里面完全可以考虑,其实人家说这个,真不是他以为有的那个意思,只是由于他曾经经历过什么东西,而人家不知道。治疗里面经常磕这些。


高老师:这里面有几个重要的生活形式,对这个理解很重要。


李耽:对,维特根斯坦最主要就是破完之后,然后去想它正向的东西的时候,他给出来一些线索。但是我觉得从治疗上来说,我倒是觉得焦点解决那个,他们倒确实是用维特根斯坦说用来当理论基础,确实倒是抓得挺对的,所谓的不怎么追述历史。


高老师:另外它不重视感觉,比如说你心情不好,他不会问你怎么心情不好,他会绕过去,你当时别人会看到你什么,或者你做了什么,他会说这个。他不会问你,你心情不好你是什么感觉状态,在焦点中他是不问的,基本上我觉得他还是遵循这个。


李耽对,就是外显化和不重视内在,还有焦点里面这种解决的这个概念。那个解决问题,就有点像维特根斯坦说的这种,我到最后不是要回答这个问题。


高老师:对,他不去回答这个问题,他实际上就是我在这里,我要把每一节单独拿出来,做一下视频,这是期待和意图。因为它最终所说的解决就是重视意图说白了,然后重视意图就沿着他个人的社会实践中找到例子,例子穿出来就形成一个社会实践,它自然而然就形成一个意图了。就不用你去说你要干什么,你把它的社会实验的脉络捋清了,它自然而然就形成一个意图就出现了。这点可以专门写篇文章,就是维特根斯坦意向性理论与焦点解决对行动的这种导向性,是通过什么导向,这个可以写篇文章。


李耽:我觉得还是维特根斯坦挺有意思,如果说有用的话,我也觉得还是挺有意思。


高老师:嗯,好的,这次就到这。



PS:私人语言这一部分的文章,到今天就结束了。更多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内容,后续更精彩,敬请期待。



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系列文章---私人语言论证


9.私人语言论证第九讲:第四种解释:来自破和断的启发---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8.私人语言论证第八讲:S第二次使用的两种答案---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7.私人语言论证第七讲:罗素和笛卡尔的反驳---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6.私人语言论证第六讲:第四种解释---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5.私人语言论证第五讲:建立私人样本标准---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4.私人语言论证第四讲:三种解释---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3.私人语言论证第三讲:内在感受和名字的联系---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2.私人语言论证第二讲:觉受词的个体化和意义---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1.私人语言论证第一讲---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北京地区2018年工作坊安排:


月份

时间

内容

7

77-78

初级工作坊

9

91-92

中级工作坊

11

113-114

高级工作坊

培训地点:北京市,具体地点开课前通知。
详见:
用语言开启心智模式的智慧班---高效焦点解决实践教练课程盛情相邀

报名电话:15711397217(乔老师),13541730830(仇老师)。

微信号和手机同号,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


学习、练习、实践、反思、督导,是一个SF取向工作者的快速成长之路。敬请期待下期分享。


地址/Add:中國香港天水園天一商場3019

電話/Tel:00852-23771537(中國-香港)


400-601-1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