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七师 传统文化
全国客服电话
400-601-1727
T理论第十一讲:复杂命题和简单命题---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二维码 126

11.T理论十一讲001.png

文字视频人物说明:


李眈,早期跟随高老师学习传统文化,北京大学哲学博士(西方哲学)。2016年应高老师邀请,用九天的时间来交流讲述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同时视频中还有高老师从焦点解决视角的分析和两个人精彩的讨论。这是高老师的私教内容,我们现在有机会学习了。


高德明,北京大学哲学系佛教研究中心净土思想项目负责人,焦点解决实践导师。


注意:本系列文章请勿转载。

微信图片_20180724114926.jpg

T理论:逻辑哲学论

第十一讲:复杂命题和简单命题 (T理论视频00008.mts


接下来就是第三点,我们之前说的逻辑与分析部分,就是把复杂命题分析成简单命题。我们先来讲一下什么是基本命题或者简单命题,因为复杂命题是建立在简单命题上面的。命题就是时代的图片,对于所有命题来说都是这样,从简单命题比如这个副手爱老婆,还有一只猫在垫子上,到相当复杂的经济、物理那些命题,全部都是时代的图片。我们目前看到的图片模型仅仅是应用到最简单的命题,还有就是那种我们说的信性命题,其实那个也是最简单的一个信性命题。这些都是元素命题,元素命题是最直接的图像,对应简单对象,有名字还有动词,安排成一定的位置排列。


但是日常语言里的命题,不仅有简单名字,不仅由对应简单对象的名字构成。而且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我们日常语言里面最简单的命题,我们用的一些名字,比如人、动物这些都已经不是简单对象,是综合对象。两个角度来说,第一个如果是物理角度的话,就像佛教里面讲的,人的四肢眼睛等等各个部分都可以分开,人体就不是一个不可分的,可分他就不简单。佛教里这个想法其实和这里的简单对象有一些相似度,因为维特根斯坦的早期哲学,一般大家都叫逻辑原子论,佛教有很大程度的原子论倾向。


即,从物理上来说,这些就不是简单对象,比如日常语言里面常用的,人、动物、商店最后都算做综合对象。另外,就是很多词,起码从表面上看来不是名字,是动词、形容词、副词、连词,还有逻辑里面的我们说的与或非,那三个可以叫做逻辑冠词与或非。这三个逻辑符号,我们一般解释它们的时候,就用日常语言来解释,与就是谁和谁;或就是要么是这个,要么是那个;非就是说什么什么不是什么什么。


我们后面会看到维特根斯坦或者弗雷格认为,用日常语言来解释它们本身就是一种方便,而它们真正的意义,不是从日常语言里面抽象出来。但是日常语言里的与或非,这也是很特殊的连词。

11.T理论十一讲002.png

这些命题到底是如何利用图片模型,维特维特根斯坦的答案就是:复杂命题综合命题全部都能从简单命题里面构造出来,所以他的语言4.51,假定一切基本命题或者叫元素命题都已经给我,我就可以简单的问道,用这些基本命题可以构成怎样的一切命题?回答就是可以构成一切命题。4.221 显然,在分析命题时,我们应当分析到基本命题,而基本命题是由名字的直接联系构成的。还有5.命题是基本命题的真值函项。5.这个是最关键的。


这里面首先也有一个问题,维特根斯坦没有给出来将日常语言翻译成基本命题的范式步骤,他只是认为说分析的基本形式可以确定。分析这儿要采用一个最字源上的意义,包括分析哲学里面的那个分析,汉语里的析字,跟英语里其实差不多,analysis,英语里的或者拉丁文里面,可以辟下去(词的组成和构成),中文的这个析也是差不多,可以把木砍到最后一块儿。


我们来看一下命题是基本命题的真值函项,这是他整个的钥匙,就是简单命题怎么构成复杂命题,复杂命题怎么分析出简单命题。一个由元素命题构成的真值函项,真值函项我们先不说,可以当成一个词,是这样一个命题,就是它的真值完全取决于构成它的元素命题的真值。这个后一句话就解释了什么叫做真值函项,就是一个复杂命题的P和Q,这就是一个复杂命题,它里面有两个元素命题,这个的意思是甲是学生,乙是工人,这P and Q就甲是学生且乙是工人,这是一个综合命题。真值函项就是说,一个整体的这个东西,是由P还有Q以及他们的真值决定出来的一个东西,这是整个P和Q的意义,所谓真值函项,函项就是说函数。

微信图片_20180724115319.png

维特根斯坦的每一种命题都可以以这种方式构成,就是说用与或非如果就,这几个符号连接简单命题。他发明了一个方式来表现什么叫做有简单命题就能够决定综合命题,这个就是真值表。我们来看这样一个综合命题(P ^ Q),它里面有两个简单命题,一个逻辑冠词,简单命题是有P和Q,P有两个真值,Q有两个真值,它们组合起来,它们真值的组合情况一共有四种。


他直接有一个方式,其实有一个具体的顺序就是要这种情况下,P这边是先写两个T,Q这边是T隔一行,然后你要再算下,反正你到最后P这儿有两个T/F,Q这儿有两个T/F,都是四个。然后就看我们刚才说P是学生Q是工人。其实这时候语义没什么相关,你只要确定了这个是真这个是假,那么这时候根据逻辑冠词本身的这个原因就是和,只有在P和Q都是真(T)的时候它才是真,其他时候都是假,所以只要有一个假的地方就全是假(F)。所以就可以得出来它(P ^ Q)等于什么,这个东西是什么。

11.T理论十一讲003.png

维特根斯坦说就是这张表,这儿可以擦去(P ^ Q),实际上他的做法是直接擦去,我可以直接就靠读这个结果(T/F)就能够推出来是这个(P ^ Q),也就是说,什么是一个综合命题?综合命题就是可以表述为P为T,Q为F时综合命题为F,把这些给加起来四个情况,那么它就叫综合命题,这样就完全还原了。真值表是维特根斯坦整个前期加后期合起来的实质上的最大贡献,除了最有用之外也是最大贡献。这个一直到现在也完全没有被抛弃,放在整个任何的教授逻辑或者什么里面的核心理论,其实挺难做的,挺难发现这一点,因为弗雷格发现了真值,他也没有做出来真值表,他这个真的是挺难洞见到的一个东西,这个真的挺厉害的。


这儿有个很重要的,他可以直接擦去(P ^ Q),什么叫做可能世界或者说情况,我们前面总是说情况,情况就是指这一行(P为T,Q为F),叫情况,他有很清楚的一个定义。可能世界就是说四个(P ^ Q的对应结果,T,F,F,F),这种情况下这样就有四种可能世界,那么其中只有一种对应实际的世界,那种就存在,这里面就只有这个存在(T)。


同时这个地方也表现出来,综合命题我其实无须知道它的语义,我只要知道它的元素命题的语义,这时候我只要看元素命题为真还是为假,只要判断出来,然后综合命题就已经完全确定了,综合命题本身想要说什么,根本不用去想。由于这个真值表,所有的逻辑符号就都可以依次类推,也可以做出来无限长的句子,还有无限长的演绎,比如说这个是P和Q或者R,可以加上一个括号,括号可以再作为一个逻辑常量介绍进来,如果加上它是if。


高老师:所以他叫逻辑原子论就是这个意思?


对,这儿是if的话,演绎就出现了,推断就出现了,你可以做得非常长,但是原则上来说它是机械推导出来的,可以直接用机器实现的。这个也是变成现在计算机(的计算逻辑),没有它计算机就不会出现。维特根斯坦后来想到真值表的时候,其实完全不是从逻辑本身的想法出发,就是为了希望能够做到把复杂命题完全由简单命题来决定。


同时真值表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就是我们刚才说了的这些逻辑常量,并不是从日常语言里面出来的,我们依靠日常语言来理解它们,但你如何真正定义它们呢?用真值就可以,什么叫做与?与就是仅仅有两个元素,都为真实,加上这个符号的综合命题,它才为真,其他情况下都为假。定义了它,这样整个逻辑都可以缩减成真值表。


所以,整个真值表是表现了一个综合命题,在何种条件下为真或者错。真值表用来解释综合命题,如何用简单命题来构成这个是非常让人印象深刻的,而且也是到现在完全被认为是正确的。但是有个问题,有很多命题看起来并不是由构成它们的子命题的真值决定了它的真值,比如说车胎因为过胀而破了,为了让此命题为真,需要车胎破了为真,车胎过胀为真,但同时还需要一个车胎过胀是车胎破了的原因为真,而这个原因是否为真,并不决定于这两个命题是否为真,因为车胎破可以是因为被钉子扎了,车胎同时也可以是因为过胀。所以P因为Q,如果根据我们之前说的,车胎因为过胀而破了,里面就表现出来因果的,这个作为一个因子,这时候它就不是P和Q的真值函项。


同理,罗素认为俾斯麦是个精明的外交家,又回到还是我们之前说的信性命题,也不决定于信念的子句是否为真,因为整个命题可以为真。同时俾斯麦是个精明的外交家,仅仅是罗素有这么一个想法而已,甚至俾斯麦不存在,俾斯麦也不是外交家,这个命题同时还可以成立。很多的日常命题看起来都是这个样子,但是这些命题都没有让维特根斯坦放弃逻辑原子论的观点,他认为通过更仔细的检查会发现方法,让表现上不是真值函项的命题,转化成能被分解成原子命题组合体的函项,从而真值被组成它的各种元素命题决定,或者就是它无法被分析出来,那么这时候它就不是一个有意义的命题了。


高老师:我能明白这个意思。


这儿又产生一个问题,一旦到这种时候,我们知道维特根斯坦他想做什么,但是具体要怎么做到,就是他这个逻辑原子论,他给发明出来了真值表。我们也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是明显有些命题,不是明显的用真值表能够检查出来,你要把那些东西说成是没意义的吗?你要非把说成是有意义的话,你到底要怎么做到,这儿也是含糊不清。


所以我对于维特根斯坦学者的那种观点,说起来维特根斯坦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这个真的就只是他们自己的专业领域内的。因为这是维特根斯坦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他做学问的时候,他有非常深的洞见,但是他在维护自己的时候,不像是庞蒂或者是胡塞尔那么有耐心的要把一步一步的把它给做出来,把所有可能的情况给考虑进来,他都是这样。


高老师:起个头。


对,然后就扔掉了,所以他不是主流是有原因的,跟这些很有关系。


高老师:他们没有达到一个可操作性的层面,而且现在就我了解的应用这部分,都是附会,我觉得。他们做了什么东西,然后一看好像维特根斯坦也是这样说的,然后马上就给它俩联系在一起。


对,他后期就更容易这样。


高老师:所以这也是我想了解的,但并不是我想非常深入的了解,我觉得可操作性不强。


这就是维特根斯坦,他这样很容易被附会,他晚期比这个还要更散乱,所以更容易被各种附会上。但即使在他早期是有清晰这样一个议程要做什么的时候,很多具体东西他没有做。这个方面跟他完全相反的方法就是胡塞尔,胡塞尔就是太多了,他用现象学的方法,他真的一辈子就不停的检查各种各样的现象,而且全写,无论他的结果如何,你可以看到这个东西到底应该是怎么做,还有其中的成败。


所以对于刚才说的,这种因为型命题,还有信念命题,维特根斯坦都没有给出来确切的处理方法,关注的人们推测出来的他可能赞许的分析方式,但是有非常多又不一样,所以这个就不说了。就是只知道他在说整体的策略很清楚,说任何有意义的命题,经过完全分析都会展现为真值被它的元素命题所决定的一些命题。


待续......


T理论(逻辑哲学论)


10.T理论第十讲:名字到对象---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私人语言论证


10.私人语言论证第十讲:对话和灵感---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微信图片_20180724153150.jpg

北京地区2018年工作坊安排:

微信图片_20180724153041.png

培训地点:北京市,具体地点开课前通知。
详见:
用语言开启心智模式的智慧班---高效焦点解决实践教练课程盛情相邀

报名电话:15711397217(乔老师),13541730830(仇老师)。

微信号和手机同号,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

学习、练习、实践、反思、督导,是一个SF取向工作者的快速成长之路。敬请期待下期分享。

爱语焦点解决实践公众号.jpg

爱语焦点解决实践(公众号)

爱语焦点解决实践.jpg

爱语焦点解决实践

仇利老师02二维码.jpg

仇利老师



地址/Add: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宋庄艺术商业中心

电话/Tel:010-89527400


400-601-1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