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七师 传统文化
全国客服电话
400-601-1727
T理论第十二讲:逻辑命题和重言---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二维码 143

T理论12讲001.png

文字视频人物说明:


李眈,早期跟随高老师学习传统文化,北京大学哲学博士(西方哲学)。2016年应高老师邀请,用九天的时间来交流讲述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同时视频中还有高老师从焦点解决视角的分析和两个人精彩的讨论。这是高老师的私教内容,我们现在有机会学习了。


高德明,北京大学哲学系佛教研究中心净土思想项目负责人,焦点解决实践导师。


注意:本系列文章请勿转载。

微信图片_20180724114926.jpg

T理论:逻辑哲学论

第十二讲:逻辑命题和重言 (T理论视频00008.mts-00009.mts


我们前面说了图片模型的核心思想,每个命题是元素命题的真值函项。这直接造成了T理论里面对逻辑本质的思考,就是逻辑命题的本质和地位,命题之间的逻辑关系还有逻辑推理。就是与或非如果就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部分维特根斯坦的思考是很有价值的。


因为任何表象系统里面都存在描述项,最后连接这个元素的。逻辑命题的功能和经验命题完全不同,后者描述经验事实,而逻辑命题不是描绘实在的图片和东西。逻辑词也就是这些,与或非如果就,逻辑词不是对象的名字。在维特根斯坦笔记里讲,我的基本思想是逻辑常量不是代表性的,或者表现性的或者图片性的,不存在逻辑事实的表象。所以也是他反对的罗素那些,我们没有对于逻辑事实的直觉。


我们来看,先从逻辑常量能够说明白什么叫逻辑命题,就是逻辑常量不是用来命名对象的,先来看这个。与或非的功能是组合元素命题成为综合命题,综合命题里的元素命题分别取真或者是取错值,这些算子告诉我们它们组合的结果,它们仅仅是操作规定,这个完全不去对应一个具体的对象。这里面有一个推理,这个推理能更明显的表现出来,为什么这个东西不是一个对象,这个推理比较容易。


比如说负P,这里面的这个东西,他并不是挑选出来了这个世界上的一个对象,如果有一个东西它叫做这个,它叫做负P,这样负负P就不等于P。如果负P是世界里的一个对象的话,那么负负P完全不可能是P,最多只能够说它们的值一样,它取真值,只能够这样说,但是它俩不一样。但是维特根斯坦就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负负P和P所说的这个东西,是完全一样的一个东西,并不是说一个是关于P的,另外一个是关于负负P的,所以负并不是代表任何一个对象,其他所有逻辑符号依此类推,他的这个推理比较有意思。


接下来就是,逻辑词汇并不具有命名逻辑对象的功能,因为就没有逻辑对象这个东西,所以逻辑命题也不是用来描绘这个逻辑事态或者逻辑情况,没有这个东西。逻辑命题是什么呢,逻辑命题是重言。这儿是他除了真值表之外,另外一个非常宝贵的思考,这个也是到现在逻辑理论里面一直没有抛弃的部分---重言。逻辑命题是重言,什么是重言命题?它们是这样一种命题,其子命题无论取值如何,这个命题总是真值或者说总是错值。比如说我们原来一直讲的佛教里也有这个问题,好多人认为说,佛教不遵循逻辑的排中律,其实不是。


排中律是说,一个东西P是P,P不是负P,还有一个东西不能同时既是它又不是它,好多人以为《中论》如何,所以佛教不尊重排中律。其实一直胡扯,佛教一直尊重排中律,但是佛教对于这种东西到底算在,比如《大乘百法明门论》,小乘,《中伦》还是《成唯识论》,应该放到哪种法里。在西方哲学史上,原来是把这个做成最基本的,世界的这个倒立,就是从亚里士多德开始,他把它是认为一种形而上学的,到最后认为说为什么P一定等于P,这个原因不是在于我们的思想里面必须要是这么想,是在于这个世界最基本的构成肯定是要这样。


所以亚里士多德虽然是第一个创造逻辑的,但是他对这个的证明反而是用的形而上学,维特根斯坦说它们是重言。然后举一个例子,最简单的重言命题或者说排中律的一种形式就是,P且非P(P ^ -P)就是不可能,张三就是张三,张三又不是张三,不可能。但是这个命题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维特根斯坦由于有他的真值表,所以他可以特别好的规定出来。维特根斯坦说什么是重言命题,比如说这儿(下表),你一看就是,这些都错了(四种),这就叫不可能,它没有任何地方在这四个可能世界当中,能够令它为真。重言命题,就是无论你的元素命题如何取值,你任何情况来取值,我都是一个结果。

微信图片_20180724145335.png

高老师:第二个为什么也是错呢?都是真。


对,都是真,P也是真负P也是真。但是这种情况下,其实它不可能,因为P为真的时候,负P不可能为真。


高老师:不可能为真,那P为真的时候,负P的取值,第一行怎么解释的呢?


第一行这个容易,第一行这个P取值为T的时候,那么负P一定是F。


高老师:对。


负P是F的时候,P也一定是T,这个是由于负号决定的;另外的这两个,是为了真值表而取。


高老师: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对,其实是不可能的,但是你硬为了真值表可以这么做


高老师:这个为什么叫重言呢?


等一下我们讲。这个如果难思考,然后其实可以把这两行(第二行和第四行)划去,因为它只能够这样取值,它就全部都是F。它为什么叫重言呢?因为这种类型的命题,它不是描绘世界的。它为什么不是描绘世界的呢?因为它的子命题无论如何取值,它自己的这个值只有一个,而且已经先被确定。所以没有任何世界,它跟世界没有关联,它的值一直就是一个,所以叫它重言。因为它什么都没说,它说的是它自己,不是关于世界,那么它就是在重复自己,所以叫它重言。这个词本身,英语和德语一样这个词是tautology,一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他说的也并不是废话,但是等于他说的是你完全知道的。


像P与负P,像它是永远为假的,还有永远为真的,比如说P and P,这个就是永远为真的。应该说是P或者是负P,一个东西要么就是,要么就非,他只能够有两种选择情况,这个就是永远为真。这两个合起来等于排中律,但是排中律如果按重言命题去想,还有无数种表现形式。真值表看起来是个非常简单的东西,但是你把它展开之后,有太多的结果了。而且可以发现很多的新的重言命题,重言不是描绘世界的,它跟时代没有任何表现性的关系,一个图片告诉我们某个事态,一个事态或者事态的组合存在,这个是图片的意义。重言它不表现世界是这样的或者是那样的,它是说不管事态如何我总是对的,这就是重言,或者说我总是错的。


逻辑命题由于是重言,所以它就什么都没说。然而维特根斯坦说逻辑命题它不是无意义,它是由有意义的符号以合法的方式安排组合成的,而且它们表示了世界的一些特征。那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它是符号以合法的方式安排组合成的,那按理来讲它就应该是关于世界的,但是我们从真值表给推出来是,它根本和世界无关,那么结果又说它表示了世界的一些特征。

T理论12讲002.png

这个就引出来逻辑命题的地位,逻辑命题是描述世界的脚手架,或者说提供世界的脚手架,它们并不处理什么东西,它们假定名字具有意义,基本命题具有意思。而这就是它们与世界的联系,必须表明关于世界的某种事情,符号的某种结合,这在本质上是有一定的性质的,是一种重言式,这是很明白的,决定点就在于此


我们说在我们所使用的符号中,某些是任意的,某些则不是,在逻辑中这一点表现出来。但是只是说在逻辑中,并不是我们借助于记号表现我们所要表现的东西,而是在逻辑中的记号自然地本性表现了自己。如果我们知道了任何记号语言的逻辑句法,则逻辑的一切命题就都已经知道了。这句话是说,逻辑命题就是关于符号而不是关于世界的,但是又有前面的一个模糊性,假定了名字具有意义,假定了基本命题具有意义,所以它(逻辑命题)又好像与世界是连接的。这个一会儿我们再说,这种暧昧性是什么,维特根斯坦是很难的。我引用的这个译本不好,不得不用,比较好的是最新的翻译版,目前网上没有。


但是到底是什么令重言命题存在,就是到底是世界的特征,还是说符号系统的特征?比如P及负P这个命题来说,你可以解释成世界具有逻辑形式,世界必须要遵守这个规则,要不就是P,要么就是非P。这个形式的一部分就是对于每一个可能的事态,要不就是,要不就不是,没有第三种可能。如果是这种解释的话,这是一种亚里士多德的解释,这两个命题是重言,是什么东西利用它们存在呢?是世界本来就需要说它的事态?要不就是有这个事态,要不就是说没有这个事态,只有这两种可能,这是世界的本性,属于形而上学的。由于世界具有这样的形式,以至于P和负P是重言,这种观点里面,重言命题描绘了世界的基本形式。


上面我们刚才引得这段话,倒数第二句说重言命题是在表现符号本性,不是世界的语法,是符号的语法。也就是说任何命题或者是对或者是错是来源于语言,或者是表象的本质,或者说是符号的本质,不是来源于世界的本质。上面这段话里面似乎又在说重言命题是世界的脚手架,逻辑命题是描述世界的脚手架,又在说是符号的句法,所以究竟采用哪种阐释,这个视角就必须了解。


高老师:刚才所说的是从上到下,还是从下到上,是不是?


那个部分我们可能得到明天讲,回到那个时代。我们的第一个主题,真实,这里面怎么描述的什么算时代,什么算真实。我们刚才就基本讲完了,就是世界的本性里面,分成了最基本的对象,分成了四类,我们明天说,存在、事态、事实、语言的边界。但这个模糊性一直存在,逻辑命题到底是世界的一部分,还是符号的一部分,这个思考也是维特根斯坦一直延续到后期的。他后期所进行的语法考察,那个东西到底是我们的事(主观),还是我们面向世界的这部分的事,他的思考是这部分挺值得的。虽然也不是决定性,也没有得出来完全确定的结果,最关键的就是真值表,我们今天就到这儿。  

微信图片_20180724153150.jpg

北京地区2018年工作坊安排:

微信图片_20180724153041.png

培训地点:北京市,具体地点开课前通知。
详见:
用语言开启心智模式的智慧班---高效焦点解决实践教练课程盛情相邀

报名电话:15711397217(乔老师),13541730830(仇老师)。

微信号和手机同号,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

学习、练习、实践、反思、督导,是一个SF取向工作者的快速成长之路。敬请期待下期分享。

爱语焦点解决实践公众号.jpg

爱语焦点解决实践(公众号)

爱语焦点解决实践.jpg

爱语焦点解决实践

仇利老师02二维码.jpg

仇利老师


地址/Add: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宋庄艺术商业中心

电话/Tel:010-89527400


400-601-1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