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七师 传统文化
全国客服电话
400-601-1727
T理论第十六讲:客体的论证---跟随高德明老师享受哲学私教: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与焦点解决的对话
 二维码 11

--- 爱语焦点实践---


文字视频人物说明:


李眈,早期跟随高老师学习传统文化,北京大学哲学博士(西方哲学)。2016年应高老师邀请,用九天的时间来交流讲述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同时视频中还有高老师从焦点解决视角的分析和两个人精彩的讨论。这是高老师的私教内容,我们现在有机会学习了。


高德明,北京大学哲学系佛教研究中心净土思想项目负责人,焦点解决实践导师。


注意:本系列文章请勿转载。

T理论之逻辑空间中的实在

第十六讲:客体的论证 (逻辑空间中的实在视频00008.mts


如果没有简单客体,那么每个客体就都是复合的,那么每个客体都是由更简单的元件组成,每个更简单的元件是由更简单的元件构成,直至无穷。从这里生出来两种论证阐释,第一个是因此语言就不可能,因为每个复合命题的意义,都决定于它下一步构件,这个构件再决定于构件,总有它应该停止的时候。如果它一直这样,每个构件会决定于从属构件,每个都靠下一个决定,不停地这样往下走了之后,到最后就没有有一层能够停止这个过程的时候,那到最后这个真值就没有办法决定了。

所以这样的话就等于符号永远依靠下一级的符号是否符合事实来确定意义,每一层符号都靠它下一级,这个是否符合又是由于每一个又是符合的这样分杈。这个符合事实的条件就被推到了无穷操作之外,符号永远都不能与世界事实接触,所以意义就不可能。因为维特根斯坦是这样说真值表的,真值表就是能够拆,再去看它符不符合事实,但是如果这个还能够再拆,你就应该再拆。只要它能够拆,因为它能不能够被拆决定于这个符号(与或非…),这里面(真值表里的命题)如果说也是一个复合的,也就是说是由更简单的命题构成,那就是说要有这个符号(与或非…)。


只要能够拆那这都是在形式的范围内,都是在符号里面,你必须要把它给拆完了,拆到最基本的,不能够再拆了,你才能够再去看符不符合事实,那你一直拆的话你永远都没有到那一层的时候。所以这时候如果是这样的话意义就不可能,因此必须存在简单客体,作为事态的基本构件。也就是说一个对与错是偶然的,但是事态与世界符合还是不符合的能力这件事不是偶然的。这里想要说明一个事态的对与错,它取值是真还是假,它是取这个还是取那个,这是一个偶然事件,但是它只能取这两个里面的一个,两个里面的一个一定要不符合世界的情况,这个必须不是偶然的一件事。


另外一个对于论证的阐释,他刚才的这三句话,到底怎么样构成一个论证,这个阐释是这样的。比如一个命题就是Fa,这个意思一般是说a是一个东西,F是一个属性,比如说有一个桌子是玉的,按照这个假设,a应该是一个复合体,那么这个复合体就可以化成用别的,也就是α,对吧?就是说它化成了这样一个复合体,这个a不是简单的物体,它是由α和β以R关系连接,依靠这个才有a,假设a依赖的这个条件,α和β以R关系连接,假设如果条件为真,这时候当然a就是为真,那么这整个就是为真。


如果假设这个为假,那么a就不存在了,因为它是一个复合体,它是由这样一个关系来构成,这个关系里面是指α通过关系R构成β,如果这个描述不符合事实,比如说不是关系R,是关系Q,那么这样的话这个就是为假,为假的话那么这个a就不存在了,不是为假,就是不存在了。那么这个就直接变成了不能取决T或者F,而是变成了没有意义,就变成了空本领。这是第二种论证阐释,当然我们实际意义的世界里面有很多都是和Fa里面a是必须依赖其他条件,或者是能够分解成更基本的事实这样来获取的。但是我们现在考虑的这一层是指的分析里面的倒数第二层、倒数第一层之间的关系,或者说是最后一层的关系。是最后不能分解的时候,如果你还让它去分解,还让这个a去分解,那么就会出现这个情况,a有可能是一个空名。


不管是采用哪一种论证,无穷形还是空名形,这段论证的结论就是简单对象必要存在,以使命题有意义。就是这个命题你无论再怎么分析,命题是能分析成是基本命题,但是这个分析总有一个尽头,它不能一直下去。简单对象的存在不能决定于世界上的其他事物的组合,这个是根据第二种论据阐释,这个简单对象不能够再依靠其他的条件,然后来决定自己是不是存在的。不能确定于世界上其他事物的,如果不是的话那么语言就有可能。


所以简单对象不仅必然存在,而且是所有的可能世界里都必须存在。这里的可能世界当然还是指真值表。如果没有简单对象,你没法说出这种话:如果我当时去哪了,我现在就不会如何了;如果我当时抓住什么机会了,我现在就是怎么样了。这种话描述了两个可能世界,在语法里面叫做虚拟语气,如果我过去做了哪一件我过去实际上没有做的事,那么我的现在就会变得跟我实际的现在如何不同。


这种话的逻辑结构非常其实复杂,但是起码它表现出来人即使在日常语言里面,由于有这种话我们可以很自然地处理,它其实就是用了可能世界这种观念。而且这种话里面本来就是这两个世界,如果我当时去了哪,我现在就不会怎么样了。这句话里面我们穿梭于这两个世界,这两个世界是有相同的元素分享的,就是谁当时去了哪,现在就不会如何,或者现在就会如何,这里面相同的元素有好几个。


所以说维特根斯坦的表达过于简单的论证,无论使用哪种阐释,无限分析以至于语言不可能,或者是第二种,可能世界内空名也会违反,因为如果是空名的话就不存在了。就是说排除a,就是a有属性F,但是a这时候没有名,所谓的一个东西不能既是什么又同时不是什么,比如一个东西不能既是绿的,也不能是非绿的。这个东西都没法用在对象上,你没法对它进行任何的判断或者怎么样。


这两种论证阐释都想要说复合命题最终分析到简单命题,简单命题可以取值,或者正或者负,这个取值不能被经验因素限制或者是决定,不能有其他元素,其他的什么原因让真值表不完整,以至于可以说简单对象的存在是逻辑真值表有效的基础。既然真值表有效,就要保证真值表整个完整,就需要所有可能世界的取值。所以必须有简单对象存在,必须要有这四行(P和Q的四种取值情况,如下表),因为必须每一个都可以取两种值,必须它们有这样的可能世界,有这么几个情况。

P^Q

P

Q

T

T

T

F

T

F

F

F

T

F

F

F

然后从这里面本身也可以看出来,就是最粗糙的理解,会认为P是一个简单对象,Q是一个简单对象,实际不能这么理解,其实就是最粗糙的两个东西。所以回到当初的问题,我们最初问的这个问题就是简单对象到底是什么?我们经过前面的描绘能看出来简单对象估计是在我们的经验当中永远用不到,虽然它是简单的,它是维特根斯坦从世界可以被语言描绘命题必须有意义,还有真值表必须完整,这里面给推导出来,必须要存在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根本无从得知。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一下维特根斯坦后期对于他自己这一段的想法。比如说他这儿用了一个名称,我们从这儿开始看,这就是哲学研究里面第三十九段。名称应当正确地表示单原---我们可以说简单的个体,对此他们也许会摆出如下的理由:比如说“锘统”这个词,锘统是德国的一种神话传说里的宝剑,类似于中国的金箍棒这个东西。他说这个词就是通常意义上的专名,他就是一种特殊的宝剑,宝剑锘统是由一个个小部分,以一种特定的方式联接而成,如果这些小部分由另外一种方式联接那锘统就不存在了。但是很明显,不管锘统是完好的还是被砸碎了,锘统有锋利的刀锋,这句话是有意思的。但是如果锘统是一个对象的名称,如果这个锘统被砸成了碎片,这个对象就不存在了,而且如果没有对象与这个名称对应,那么这个名称就没有意义了


但是这样一来锘统有锐利的剑锋这个语句就含有了一个无意义的词,那这个时候锘统没有了,因而这个语句也就是没意义的。然而这个语句确实是有意义的,因此一定有某种东西与组成这些语句的那些词相对应。所以如果对这个语句的意思进行分析,那么筒诺这个词就必须消失,那么它的位置就必须得由命名单原或者说简单客体的那些词来占据。把这些命名单原的词称为真正的名称就是很有道理的。这是一个他为什么在早期的时候要做出来简单客体背后的真正理由。


高老师:那他是想做什么呢?


他要做什么,这一段说的很清晰的。就是说一个平时的语句里面,比如说锘统有锐利的剑锋这句话有意义,这个锘统就必须有。但是锘统也可以没有,这是一个偶然的事件,锘统被砸碎了,但是这句话同时还有意义。那么它被砸成了碎片这就说明对于普通的一般的对象来说它可以被分析,物理化的或者怎么样,但是你无论怎么样分析,到最后得有一些东西没法被砸碎,刚好占据了名词的地位,然后它没有办法成为空名,如果它是空名的话这句话就没有意义了。


从锘统有锐利的剑锋这一句话开始,就可以保证既然它有意义,它里面这个东西是个物理的东西,它存不存在是个很偶然性的事儿,就可以推出来到最后要有一个可能不是物理性的东西一直到那儿而不可分割,到后来知道这句话的意义。这是罗素的原子论,只是罗素的不如维特根斯坦那么精密,但是考虑的出发点是一样的,所以罗素或者是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原子论背后的,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诉求,考虑是这样的:某个句子有没有意义是逻辑决定的,某个东西存不存在是经验决定的,但是逻辑先与经验,所以一个句子有没有意义,绝不能决定于某个东西存不存在。那么这句话就完全概述了刚才对于宝剑锘统的那一段到底是在讲什么,当然这个话同时也表明了维特根斯坦后期的哲学风格。

待续......



北京地区2018年工作坊安排:


月份

时间

内容

9

91-92

中级工作坊

11

113-114

高级工作坊


培训地点:北京市,具体地点开课前通知。

报名电话:15711397217(乔老师),13541730830(仇老师)。

微信号和手机同号,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

学习、练习、实践、反思、督导,是一个SF取向工作者的快速成长之路。敬请期待下期分享。

爱语焦点实践服务号.jpg

爱语焦点实践(服务号)

爱语焦点解决实践

仇利老师


地址/Add: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宋庄艺术商业中心

电话/Tel:010-89527400


400-601-1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