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七師 傳統文化
全國客服電話
400-601-1727

允许信息和禁止信息“不准活”的相关探讨

 二维码 136

允许信息和禁止信息不准活”的相关探讨


在允许信息和禁止信息中“不准活”、“不准亲密”方面,我搜集了不少资料,并针对这方面的内容产生了一些深度思考。

一、禁止信息和允许信息是对应的。

禁止信息可分成三个方面。一方面是孩子从非语言上感受到父母的儿童自我,不喜欢自己的儿童自我。之后,便告诫自己不允许亲近,长久之下面对父母时就会出现不许亲近的状态,在其内在形成了“不准亲近”的禁止令。

另一个方面的可能性是,父母本身因为其家庭模板的互动模式,虽然他们不讨厌自己的孩子,但却很少与孩子进行亲密的互动行为,在他们的原生家庭中,父母的“父母”就不会用亲近的互动去表达自己的爱。所以,父母没有学到,自然也就不会与人亲近,然而,孩子会把父母这种“不会做”,理解成父母“不让做”,形成来自父母的禁止信息:不准亲密。

第三个方面是禁止信息还具有更深层的一种心理关系,我认为孩子在形成禁止信息时,还有一种可能性,当事人是为了怕失去某种关系或者失去一些对他们而言重要的人或事,而采取或产生的行为。换个角度而言,孩子为了维护某些行为(父母不抛弃我),不去做什么(我不去烦父母,不去亲密)。基本上,孩子们都是为了父亲或母亲,不去做什么。

依据以上分析,处理禁止信息——即给予儿童自我允许信息,将有几条不同的通道,下面用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给大家。

允许信息来自于三个方面:允许、抵抗、自由。

允许:父母允许或许可孩子与自己亲近,这是一个许可,孩子在父母那里获得了可以亲近的许可。而且,父母也主动采取一些互动行为与孩子亲近。父母与孩子达成双向许可,是当事人内在父母自我给予儿童自我的允许信息,是由内而外的用允许信息替代不准亲密的禁止信息。

抵抗:这种类型的允许信息是源于孩子抗拒父母,阻断了来自父母的禁止信息,父母不让我亲近,我反而要去亲近,这种抗拒的形成往往会给当事人带来内在的压力。

注意,这里的“要去亲近”本身不是一种许可信息,是在抗拒下获得的许可,往往不是来自于当事人内在父母自我给予儿童自我的允许信息,而是来自于咨询师或者导师的外部允许,他们告诉当事人:“你看别人都亲密,是不是?虽然你的父母不让你亲密,但是你有亲密的权利,你可以不听父母的指令,选择去亲密”,这就是抗拒型的允许信息。

自我内在允许与抗拒型允许,就像中国的太极图,一阴一阳,阳面的许可是可以做什么;阴面的许可是反抗父母的指令,可以不做什么。两者都能达到使我们解除不准亲密的禁止信息。

自由:自由的选择是除了内在允许信息和抗拒型允许信息之外,第三种允许信息。自由选择并非是内在给予允许,也可以不是抗拒或阻断来自父母的禁止信息,它是当事人知道自己可以有很多的选择:可以选择不亲近,也可以选择去亲近,或者选择替代的亲密,这些选择是自由的。亲近也好,不亲近也好,如此自由的选择是在思考之后的成人自我或者自由型儿童自我下所做出的决定,需要怎么做,这是一种选择的结果。

而禁止信息则是一种非自主的,自然而然产生于内在的信息,是自动运行的,学习过TA课程的人可能知道这些行为是禁止信息,没有学过TA的人会认为他们这样做是自我个性的特点。

通过研究调查,我总结出调整和治疗禁止亲密的三种方法。

1、咨询师给予允许

咨询师或者是助人工作者通过对话或咨询、治疗,告诉当事人,让他自己的内在父母许可儿童自我是可以亲近的。过去的方法是通过回溯或再定义,让当事人模拟回到儿时,然后告诉父母,允许自己亲近,父母是爱自己的,但这种方法是受咨询师本身能力的一定限制。


2、自身挖掘允许信息

现实中,我们可以采用SF焦点解决寻找例外的方法,让当事人找到童年中哪怕只有一次父母允许其亲近的经历,然后把那次经历进行放大,变成一种许可信息。或者用叙事的方法,将当事人儿时父母与他互动中,关于允许信息相连的类似故事串起来,不断地丰厚强化故事,进而变成一种许可信息。实际上,我们在TA理论基础上,应用叙事或是焦点技术,来把当事人内在的许可给予他,而且这种内在的许可是他自己人生经历中找到的许可,相比咨询师或者是导师给他的许可,效果会更好。


3、阻断禁止信息的方法

阻断禁止信息的方法中,抗拒型的允许信息是当事人使用不听父母的禁止指令而得到的许可。TA说,这其中存在一定的风险性。因为不准亲密的禁止令可能是用来阻止不准活的禁止令。深层意思就是,当事人产生一种来自儿童自我的幻觉,认为只要自己执行着不与别人亲密的禁止令,自己就可以活。一旦与别人亲密了,父母就会不让我活下去了。所以,其脚本在不准亲密背后的脚本是不准活。由此,阻断信息还是要慎重使用。

TA有两本理论书中都强调,不准亲密与不准活之间的关联非常紧密。如果阻断信息发起之后,当事人身体的反应非常强烈,一定要再次回溯到童年,看其脚本中是否是在用不准亲密来阻止了不准活的信息。


测试亲密度的方法


不准亲密有几种测试方法。第一种是当事人蒙上眼睛,想象自己被触摸的时候,自身的感受与体会。假如身体出现冒汗、发汗、紧张、心跳加快等反应,可能就有不准亲密的禁止信息。不准亲密有时并不能用语言表达清楚,它是一种感受、状态或者是情绪。因为,禁止信息大多是从父母的非语言信息中获得的。

第二种测试一个人能不能进入亲密关系,能不能把自己打开的方法,是《论强者》中讲到的,两个人面对面站在50厘米之间的距离内,相互看着双方的眼睛,如果你觉得能够有交流又很舒服、自由,说明你可以很容易进入亲密状态,而不是扭曲或者心理游戏的状态。反言之,如果身体感觉不舒服、很别扭,无法直视对方眼睛,这些表现可能是不准亲密的信息在干扰你。(多种测试和治疗方法请看另一篇汇集文章《禁止令“不准亲密”的测量与治疗》)。

伯恩最后一本书《说完你好,说什么》中,把禁止信息分为三种程度,一度是社会信息,在口头语言上,你就能知道,不能野心勃勃等等这种禁止信息;二度禁止信息就是比较隐晦的,因为父母对孩子不会直接说“我要对你不好”,他们往往都是肢体语言,所以二度禁止信息更多指肢体语言;三度禁止信息,可能是厉害的攻击,或者是死亡的威胁,或者是饥饿等影响生命生存的事情,父母的离异,亲人的离开等方面原因所造成。因此,第三度禁止信息包含比较强烈的身体感受。

这里,依据上述内容,我也把不准亲密的信息,分成轻、中、重三度,其相对应会产生不同程度的亲密程度,因此,我们的对待方式也会有所不同。

不准亲密是一种关系型的禁止信息,重度不准亲密是当事人认为,一旦亲密了,父母就会离开自己,不要自己,或者自己会死掉。这是不准亲密最深层的原因。

中度不准亲密是当事人认为如果亲密,父母会不喜欢自己,不爱自己,自己将不会获得父母的爱。

轻度不准亲密,我认为定义为当事人想亲密,但是他从父母那里没有学会或者父母没有教会他如何亲密的形式,通常情况下,都是从同性父母那里学形式,然后目的是为了获得异性父母的喜欢。这是程度最轻的不准亲密关系,可能是没有学会亲密而不是不准亲密。

总而言之,是否会亲密是轻度不准亲密信息;

是否能获得爱是中度不准亲密信息;

是否被抛弃或者死亡是重度不准亲密信息。

我们在对待不准亲密时,可以用三度的形式来解析它。

上述探讨研究不准亲密的原因与程度,给予详细的分类,根据这些元素,我们就可以有的放矢的给出允许信息。如父母如何对待儿童?儿童如何抵抗或抗争来自父母的禁止令?成人自我如何测试自己的亲密度,并给出对应的亲密指数。如何通过焦点技术中的例外和叙事技术中找到支线故事的方式,给儿童自我允许信息,同时增强成人自我看到自己儿童自我的决定,是非自主的,并可以自主、自由的进行选择。下面的图表大家可以对应学习,并进行不同成长方法的探询。

1.png

    2.png


允许信息和儿童自我的自由是不一样


允许信息和自由是不一样的。允许信息是什么意思?举例说明:当儿童做事时,会侧眼看一下父母的反应,如果看到父母可能对其点头一笑,一系列互动之后,儿童得到了父母的许可,这是来自父母自我的允许信息。

什么是儿童自我的自由?儿童做事不需要考虑父母的想法,根本就不看父母,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儿童自我的自由。

以上是两者的区别与不同点。

如果没有获得允许信息的当事人,小时候做事情前需要通过父母的许可,他从父母回应的眼神和表情中,就能读出哪些事情父母允许做,哪些事情父母禁止做,如果禁止做的事情去做了,儿童会认为父母就不爱自己或会抛弃自己等等,儿童能够不仅能通过父母的语言体会到,而且用火星人的方法,会从直觉上对非肢体语言进行解读,了解父母给予自己的禁止信息。

之前我们的TA课程确实在禁止信息方面学习的比较简单,只要大家找到自己相对应的禁止信息,就知道怎么解决了。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禁止信息所包含的内容还是很深的。


禁止信息的微观显示过程


每个人都会表现出五种带有驱力的行为,可是大多数人会有最常出现的一种,通常这也是那个人在与人相处时最先表现出来的驱力,称为基本驱力。

驱力反映出的心理地位是一种“有条件的好”,这是应该讯息的表现。不管是哪一种应该讯息,驱力很可能具有在脚本里对抗其他更严重决定的作用,而这决定通常出于禁止讯息。

驱力的这种作用发展下去,有两种可能:一是当我在驱力里时,我相信自己只要够完美、讨好别人等等,我就是好的,只要能遵守应该脚本的命令,我就相信自己不需要听从禁止讯息。

二是有时候我没有足够的精力一直遵守驱力,也就无法保持够完美、够讨好别人的情形,来满足脑子里父母的要求,这时根据我的脚本信念,就必须听从禁止讯息,因而体验到幼时面临禁止讯息而做出早期决定时的不舒服。

举例来说,假如我在婴儿时做了复合决定:“只要我够完美,就可以被爱”现在我正参加一个宴会,和身边的人谈话,我一直在“要完美”这个驱力里进进出出,后来精力不够了,无法保持每件事都做得很好,也许是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或是被别人嘲笑。

这时,我从驱策自己要完美的位置走到下一个位置,我心里可能批评自己:“我没办法保持完美,所以我不好,任何人如果像我这样做错事、说错话,就不可能和别人深入交往”这时,我重复了不要亲密的早期决定,再度感受到小时候做出这个决定时,认为自己要包裹自己,也不接受别人的亲密行为

以迷你脚本的用语来说,当我从驱策者进到位置二,听到禁止讯息时,就称为禁止者。它可能是十二种禁止讯息中的任何一个,就看我的脚本内容如何。禁止者这个名词便代表位置二。

   3.png

我发现迷你脚本非常有意思,想要破除它,首先需要跳出五种驱动力,可是驱动力执行的时间太短,只有三秒到七秒,就进入应该信息了,假设应该信息的内容发现自己做不到,下一步禁止信息便起作用了:例如,我不可以获得爱,其潜在的脚本就会想办法“就把关系搞砸了吧”。

迷你脚本的过程非常快,内在运行一闪而过,外显的话分为几个角色,驱动者、禁止者、责备者和绝望者。我们能觉察到的时候应该已经在这四种角色里面了。

对治迷你脚本时,我们要先判断自己进入了哪一个迷你脚本的角色,然后从这个角色自己反推自己的禁止信息、心理地位或者驱动力是什么,应用时与学习时还是有所不同,一旦进入禁止者这个角色,可以先反推这个禁止者的角色中是否有不准亲密的禁止信息,找到不准亲密的禁止信息后,给自己的儿童自我一个允许信息或者给自己一个自由。如果进入成人自我状态,就相当于给自己自由了;如果进入儿童自我还可以亲密的话,那就是给自己允许了,基本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具体可以参考我特别设计的图示。

4.png


下一步,我将集合不准亲密的多方面资料,从亲密的概念、原因、途径、危害度、作用目的给予分析归类,结合相应的内容,把对应的允许信息和测试治疗方法也分类分享给大家。


                                高七师

                               2019.7.11


地址/Add:中國北京市通州區宋莊棲牛藝術公社307

電話/Tel:00852-23771537(中國-香港)


400-601-1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