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七師 傳統文化
全國客服電話
400-601-1727

替代亲密的方法

 二维码 44

替代亲密的方法

当一个人逃避用亲密的方式与人交往时,就是说当事人的儿童自我不想向其他人的儿童自我开放,因此,他会采用次而代之的方法来替代亲密的行为。这里,我总结出人们三种替代亲密能力的方法:

一、被动的儿童自我;二、“捕熊”游戏三、通过时间结构。

一、被动的儿童自我(用脚本来替代亲密)

被动的儿童很不真实地活在别人的经验中,常常幻想着——“如果我是银幕上的人物或是球队中的一员,事情会是什么样子?”几乎所有的儿童都喜欢做个旁观者,但若是他把大半时间花在观望他人的时候,就无法发展自己的技能及合作、竞争或创造等能力。他们自然表达的能力受到阻碍,他们的生活是模仿别人,而不是自己实际地活着。他们长大成人后,可能喜欢围坐在社会的交际场合看着别人游泳、跳舞、大笑和寻求乐趣。他也可能讨厌那些出风头的人,或者他感到自己无助又无能。

被动的观望者也许选择一种可以使他成为客观观望者的职业。例如,他也许写点社会新闻,但自己从不介入其内也从不与人交际。他也可能写段罗曼史,但自己却从不与人亲密相处。

一个人童年的游戏方式对他成年的生活具有相当影响力。有个男人,他讨厌露营,不喜欢旅行,甚至厌恶出去吃晚饭,他说:“我和孩子时一样。我以前从来没有出后院玩过。”反之,许多人觉得在自己家里简直不可能玩、笑和找到乐趣。通常这是由于以前的父母训示在作用,在童年时禁止他做这类活动,不断地控制他的儿童自我

二、“捕熊”游戏(用心理游戏来替代亲密)

有个女人穿着多种运动衫标帜。有的非常明显,有的则不然。她身前的标帜是“我是这样美好,纯洁”,身后的标识则为“别搞糊涂,我可不那么纯洁”,而贴身运动衫的标帜是“吝啬”(我爱人类,但我无法忍受我的邻居)。这些标帜,使她成为一个收集两种券的人——清廉的白色点券及愤怒的红色点券。这些标帜,也是她生活脚本的一种型态,诱使别人和她保持亲密的关系——她正直地帮助别人,然后又与人保持距离。当别人和她太亲密时,她可能会以一种讽刺的状态,在闲谈中参杂诽谤来扭转情势,拒绝他们。这是“捕熊”游戏的一种方式。

下面是波尔斯说出一个玩这种游戏的例子:捕熊者哄骗你:让你有采取行动的机会。当你上了圈套,他的武器就出现了。你只能站在那里,被他打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如果你笨得加重伤害自己的话,那么捕熊者就成功了。他享受着驾驭你的快感,他让你成为一个无能无助的人。而他欣赏自己的胜利自我,进而加强他原先微弱的自尊。

捕熊者雇用职员时,常这么说:“你只要相信我”,他们看起来都很好,他们听取别人的意见,温文有礼,而且还给于许诺(饵):

你只要在这个职位待上一年!

当然,你会有时间去做纯学术研究!

太好前程已经在你手里了!  

后来,职员发现自己的工作,并无变动。所谓的纯学术研究。也以公司营业目的为主,而且这个组织也没什么前途,这时捕熊者所设的陷阱才整个瓦解。

摒弃游戏,最后引起绝望及“现在怎么办?”的感觉。有些人开始玩另一种比较不严重的游戏。但是,终止一个游戏时,立刻以别的活动填补这个空缺。一个人需要以适当的方式获得别人抚爱以及利用积极的态度建设时间。他可能扩展自己的兴趣,享受更多的亲密时刻。这两者都是胜利者的象征。

三、通过时间结构来替代亲密

伯恩说,人与人相处的时候,度过时间的方式有六种,伯恩称之为六种时间的结构,分别是:退缩(withdrawal)、仪式(rituals)、闲谈(pastimes,或译为消遣)、活动(activities)、心理游戏(games)、亲密(intimacy)。

相对于那些运用生命中所有机会的人,有些人则选择什么都不做,封闭自己眼见生命不断流失,其结果是很安全,却也很无趣。奥图将其称为死亡的极度痛苦,因为这种经验就像是心灵的死亡,为了避免这种感觉,并给自己接受刺激的机会,我们需要将自己的时间和生活结构化,可以称这种需求为结构饥渴。

结构饥渴实际上就是刺激饥渴的延伸目的,是要创造一些能满足刺激或认知饥渴的情景,如何使时间结构化完全取决于我们愿意冒多少险来交换亲密关系,你可以退缩,远离人群而独居,或者走进内心世界的对话与幻想之中,如此一来与他人情绪性的接触减少,来自他人的安抚亦相对减少,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运用想象和内心的声音安抚自己,如“你真是太厉害了,竟能乖乖坐在这里听这种无聊的课,等下好好犒劳自己吧,买个冰激凌泡个热水澡尽情逍遥。”

玩心理游戏大致有十种原因,其中第五个原因是避免亲密,在参考时间结构中仍然可以有强烈的情绪互动,因此,人们就用时间结构中的游戏或仪式来替代真正的亲密。


高七师 2019.8.7


地址/Add:中國香港天水園天一商場3019

電話/Tel:00852-23771537(中國-香港)


400-601-1727